乐购彩

發布時間:2014-11-17浏覽次數:194

 

楊瑞清,1963年出生,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現任南京市浦口區行知小學校長。1981年,爲實踐陶行知教育思想,楊瑞清從南京曉莊師範學校畢業後,到南京市江浦縣五裏村小學工作。他先後創辦了行知實驗班、行知小學、行知基地,開展了“不留級實驗”、“村級大教育”以及“賞識教育”研究,取得優異成績。

1990年獲得了全國學陶成果一等獎。他主持的《借鑒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賞識教育實踐研究》課題,被審定爲全國教育科學“十五”規劃教育部重點課題。20049月,楊瑞清的專著《走在行知路上》作爲“中國當代教育家叢書”之一,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發行,並在馬來西亞再版。完成了中央教科所訪問學者的研究學習,寫下了五、六百萬字的教育日記,發表了大量的優秀論文。 

曾獲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範、全國十傑教師、全國師德標兵、全國先進工作者、江蘇省十大傑出青年、南京市十大傑出青年等稱號。

2000年,楊瑞清入選教育部“全國優秀教師師德報告團”,2002年又入選全國總工會組織的勞模事迹報告團,兩次赴全國巡回演講,引起強烈反響。2003年以來,楊瑞清多次應邀到新加坡、馬來西亞講學,引起轟動,當地媒體作了廣泛報道,當地學校、社團紛紛把行知小學作爲培訓學習基地。《中國教育報》、《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東方之子”欄目對楊瑞清事迹作了專題報道。《光明日報》報道稱贊楊瑞清是“陶行知式的鄉村教育家”。

走在行知路上  創造精彩人生
——記全國師德標兵楊瑞清

                    陈梦娟  張建軍

他爲人謙和,平日裏教書育人,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鄉村教師。但是在了解他的內心世界後,人們才知道平凡背後有更多的不平凡。畢業時,放著城市裏的工作不爭取,主動要求到鄉村小學當教師……有“升遷”機會,卻不到縣城裏當官,安心在鄉村小學紮根20多年……在艱苦的條件下,搞教育改革,不斷探索求新,取得了許多的成果……他就是南京市浦口區行知小學校長楊瑞清。從教以來,楊瑞清始終以陶行知先生“爲一大事來,做一大事去”的精神激勵自己,成爲“陶子之後,億萬陶子”中突出的一位,被人們譽爲新時代“陶行知式的鄉村教育家”。2004年第20個教師節前夕,他傾心撰寫的《走在行知路上》作爲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國當代教育家叢書”之一,在北師大舉行首發儀式,受到讀者好評。

青春不能沒有理想支撐,事業不能沒有激情相伴。在兩次人生重大選擇面前,楊瑞清始終抹不去自己的“農”字情結,心靈的天平總是傾向農村,傾向農民。

1981年,作爲南京曉莊師範學校“文革”後的首批小教專業畢業生,楊瑞清面臨著人生的第一次選擇:進城還是回鄉。臨近畢業之際,一份立志發揚“行知精神”,到偏僻農村辦學的志願書在全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遞交志願書的就是平時沈默寡言的楊瑞清。

帶著滿腔熱情,楊瑞清來到了浦口區五裏村小學。當時的五裏村小學就像電影《鳳凰琴》中的山村學校一樣——“黑屋子,土台子,裏面坐著泥孩子。”由于教學質量不好,農民紛紛把孩子轉到別的小學。村民們看到分來一個滿臉稚氣的學生仔,露出了失望的神情,認爲他“肯定是好學校挑剩下來的”。

楊瑞清帶著初爲人師的喜悅投入到教學之中。他接手的是被稱爲“二年級萬歲”的差班,38名學生竟然有20人留過級。楊瑞清把這個班命名爲“行知實驗班”,暗下決心,一定要實踐陶行知“愛滿天下”的思想,不讓一個孩子失學,不讓一個孩子掉隊。

  開學了,一個叫徐玲的孩子還沒來。當天,楊瑞清就去找家長。孩子的父親冷淡地說:女孩子讀不讀書無所謂,還是在家裏放鵝吧。家長的工作一時做不下來,楊瑞清又換了一個辦法。每天放學後,他就趕到徐玲家,一邊陪她放鵝,一邊把當天的功課教給她。碰上這麽一個“頂真”的老師,徐玲的家長終于過意不去了,一個月後,把孩子送進了課堂。

  他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小弟弟、小妹妹,總是報以無限的耐心、無比的愛心,尤其是對一些後進生,楊瑞清給了他們更多的關懷和幫助。學生小丁,家裏生活困難,留過兩次級,自己對學習失去了信心,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態度。楊瑞清掏錢幫他交學費、買文具,還讓他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一個多月。一年後,小丁語數考試都得了滿分,人也變得活潑自信開朗多了。楊瑞清所帶班上所有的留級生都順利升入二年級。

  看到村小學的變化,淳樸的農民被感動了,他們拿出農村改革後積攢的第一筆錢,全村集資7萬多元建了新校舍。學校的面貌變了,教學質量提高了,不少原來轉學出去的孩子又紛紛回來了。

  正當楊瑞清的教學有所成就,熱情獲得理解,准備再接再厲大幹一場的時候,他的人生又面臨著第二次選擇。19835月,他接到了任命他爲團縣委副書記的調令。帶著困惑和矛盾的心理,楊瑞清服從了組織的調動。

  雖然身在縣城,他的心裏還是牽挂著孩子們,還是丟不掉對農民的誓言、對孩子們的承諾,告別班會上孩子們一張張哭成了淚人的小臉常常浮現在眼前。

198371,楊瑞清趕回五裏小學,把媽媽接來,並邀請了幾個農民朋友,特別爲自己過一個20歲的生日。對著燭光,楊瑞清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心聲:我要回來,我一定要回來!

  聽說楊瑞清不想當“官”,卻要重回村小學當教師,不少人大惑不解:你楊瑞清放著光明燦爛的仕途不走,放著熱熱鬧鬧的縣城不住,偏偏要回農村當清貧的鄉村教師,這不是“傻瓜”嗎?楊瑞清說,陶行知先生有一首詩:“傻瓜種瓜,種出傻瓜;唯有傻瓜,救得中華”,我願意做這樣的“傻瓜”,鐵了心當一輩子鄉村教師。

  他用书面和口头形式,反复向领导提出了重回五里小学的请求。他说,做共青團工作不缺我一个,扎根乡村教育不能再少我一个了。终于,楊瑞清义无反顾的决心感动了领导,他又回到五里小学,继续走行知之路。

1985年元月,五裏小學更名爲行知小學,著名書法家林散之先生爲學校題寫了校名。在楊瑞清的影響下,一批有志于農村教育事業的教師也來到了五裏。村民們辦教育的熱情再一次高漲起來,又一次集資10多萬元,進一步改善了辦學條件。這期間,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官員來到行知小學考察。

人生的奉獻方式是“真愛”,創造方式是“會愛”。熱愛孩子、賞識孩子,高舉素質教育的大旗,“讓農村的孩子也要受到最好的教育”是楊瑞清始終不渝的追求。

在楊瑞清看來,讓農村的孩子享受最好的教育就要對孩子真愛、會愛。

留級率高曆來是農村教育的一個突出問題。留級使孩子的自信心嚴重受挫。楊瑞清暗下決心,一定要關上留級這道門,提高孩子們的整體素質,讓行知小學不再有留級生。

  楊瑞清在全省率先搞起了不留級實驗。他請教專家,查找資料,潛心研究,提出了“學會賞識,揚長補短,促進遷移,快樂成長”的賞識教育思路。

  在楊瑞清眼裏,每一個農村孩子都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要把教學的主動權還給教師,把學習的主動權還給學生,決不能把農村教育僅僅辦成掃盲教育、升學教育,決不能僅僅爲了考試而教書、學習。他常對教師說,快樂、自信是西瓜;分數、名次是芝麻。

  學生小洲,學習馬馬虎虎,成績單上挂滿了“紅燈”,家長傷透了腦筋,幾次找到學校要求讓孩子留一級。楊瑞清在說服家長後,仔細觀察小洲的言行,發現他對美術有著濃厚的興趣,就讓他擔任美術組長,並爲他在全校辦畫展。在楊瑞清的引導下,小洲的自信心一點點地恢複了,成績也隨著自信心跟了上來,不僅沒有留級,還順利上了中學,後來還憑美術特長考上了西北輕工學院工業設計系。

  從1986年第一個不留級實驗班開始,行知小學再也沒有出現一個留級生。這項實驗被確定爲南京市“八五”重點課題,並獲得全國陶行知教育思想理論研究和實踐成果一等獎。

從不留級實驗中,楊瑞清越來越感覺到賞識教育的重要,把《借鑒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賞識教育實踐研究》申報成爲全國教育科學“十五”規劃教育部重點課題。他認爲,習慣于用二拇指指責、抱怨、挑毛病的教育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要用大拇指肯定、欣賞、找優點;要達成“被愛”,讓每個生命成爲愛的聚焦,引導“施愛”,讓每個生命成爲愛的源泉,啓發“自愛”,讓每個生命成爲愛的堡壘;要讓教師在激動和享受中教,讓學生在歡樂和入迷中學。他老師們把著名教育家斯霞老師爲行知小學題寫的“學會賞識,愛滿天下”8個字作爲學校辦學理念的總概括。

學校專門印制了“優點卡”,由老師以第一人稱對孩子們的細小優點進行表揚,並簽名。楊瑞清在每周的全校晨會上加以宣讀。每一個孩子每學期至少會得到一張優點卡。

一個叫小凡的孩子,散漫、頑皮,連父母對他都失去了信心。一次,楊瑞清在晨會上宣讀了小凡班主任寫的一份優點卡。當小凡在全校師生熱烈的掌聲中,從楊瑞清的手中接過這份優點卡時,他幼小的心靈被震撼了。不久,楊瑞清又推薦他到南京參加“文明工程電腦教室”捐贈儀式,並且和副市長合影,照片登在了《南京日報》上。在楊瑞清的悉心澆灌下,自信的萌芽開始在小凡的心中生長。

楊瑞清還把全員管理作爲賞識教育的重要方法。在行知小學,學生人人當組長,輪流做班委。通過全員管理,孩子們得到了展示自己能力的舞台和機會,在參與班組管理的實踐中提升了自信心、自尊心和關心他人、服務他人的意識,使孩子的素質得到全面提高。

楊瑞清的賞識教育實踐和研究引起了海峽兩岸和東南亞地區的廣泛關注,幾次應邀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講學,引起轟動,新加坡《聯合早報》作整版報道。行知小學的孩子們是最大的收益者,他們自信、開朗、活潑、大方,動手能力強,有良好的行爲習慣,在升入中學後後勁十足。很多學生家長也說,老師的賞識教育不僅使我們的孩子像換了一個人,也改變了我們家長的觀念,讓我們相信,農村的孩子並不笨,也能和城裏的孩子一樣健康成長。

“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楊瑞清全心实践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的思想,順應時代潮流,走出學校,服務農民;走出農村,服務社會,初步探索了一條“鄉村大教育”的路子。

  楊瑞清是“生活教育”的有心人,身边的一点一滴、一事一物都能成为教育孩子的生动教材。行知小学的校园里栽着8顆柿子樹,在柿子成熟的季節裏,伸手就能摸到的柿子居然沒有一個孩子摘,不少人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連續10多年来,每到金秋时节,楊瑞清老师们带领孩子们采摘柿子,举办行知小学“柿子节”。在全校大会上,楊瑞清站在一篮篮红灿灿的柿子面前对孩子们说,这不是一般的果实,它是“劳动之果”,是全校师生劳动的结晶;它是“智慧之果”,同学们围绕8棵柿子树观察思考、写日记、做数学题,变得越来越聪明了;它是“道德之果”,没有道德的自觉约束,大家就看不到这些丰收的果实;它是“艺术之果”,绿油油的叶子、红艳艳的果实妆点着我们美丽的校园。现在,我要把这些至真、至善、至美的果实分给大家。孩子们不禁欢呼雀跃起来。楊瑞清还要求孩子们把柿子带回家,让家人分享甜美的果实,接受文明的熏陶。

  在楊瑞清看来,乡村教师的责任不仅是教育孩子,还负有促进两代人共同成长的神圣使命。在楊瑞清和同事们的努力下,行知小学先后开办了6個掃盲班、10多期實用技術培訓班、無數個家長學習班、還辦過1期夜高中班,組織了衆多農民參加學習。

  楊瑞清还要求每一个孩子都要做乡村教育的“小先生”,即知即传,成为学校和家庭之间的一条“文化纽带”,形成人人受教育,人人办教育,两代人互相促进,共同成长的生动局面。数百名小先生在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把新事新风、计划生育、环境保护、港澳回归、海湾战争等话题从校园带进五里村的家家户户,乡村农舍里吹进了一股股清新的风。

  在实施乡村大教育的过程中,楊瑞清坚持走“联合”之路。他积极争取有关部门及农民的支持,开办了实验农场,并使实验农场成为“行知教育基地”,每年接待上万名城市中小学生了解农村社会,体验农民生活,在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创造了新鲜经验,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赞扬。2005年開始,這裏又成爲新加坡馬來西亞每年上千名師生的“中華文化浸濡活動”基地,2007年開始,這裏被確定爲國家漢語國際推廣基地學校。

“聯合”的辦學思路使行知小學走上了快速的、可持續的發展道路。“十五”期間,行知小學爭取到了1200萬元的投入,建成了陶行知的故鄉徽州民居風格的現代化校舍,將校園面積由最早的8畝擴大到了現在的80畝,又邀請農民專家在學校旁邊建成了800畝的花園和果園,種植了700多種荷花、80多種棗樹。周遍5所村辦小學陸續並入行知小學,長江邊、山腳下的孩子每天坐著漂亮的校巴上學。

“十一五”期間,行知小學又爭取到政府12000萬的投資,擴建行知基地,新建行知中學和行知幼兒園,昔日落後的村辦小學正在成爲上千農家子弟健康成長的現代校園,上萬社區農民終身學習的精神家園,衆多城市學生盡情體驗的鄉村田園,無數有識之士熱情共建的文化樂園。

楊瑞清走出了一条以弘扬行知思想、晓庄精神为特色的创建中国新型农村小学改革与发展的新路子。《中国教育报》2004926“视点”专栏以《农村需要什么样的小学教育》为题,整版介绍了楊瑞清的探索。

生命的价值等于奉献量除以获取量,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创造崇高的价值。楊瑞清在不断的自我超越中领悟了生命的真谛在于奉献和创造。

  用“人淡如菊”来形容楊瑞清是再恰当不过了。在楊瑞清专著出版,又从中央教科所完成了一年的访问学者的学习研究任务后,有人说,你功成名就了,趁这个机会换个岗位吧,别再窝在五里小学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235的一千次、一万次的重复里面,浪费在鼻涕邋遢、野气不懂事的农村孩子身上,这样太委屈自己了。楊瑞清却不这样认为,他说,办好一所乡村小学,价值可以大到“不可限量”,我的付出,能改变孩子的一生呢!他有一个自己发明的人生价值的公式:人生价值=奉献量/获取量。他认为,用乡村教师的奉献量除以获取量,完全可以获得很大的商数,创造出崇高的人生价值。在荣誉接踵而来的时候,他说,如果要我对自己再定位,那么我的选择仍然是“办行知小学,教农民孩子”。

  对自己的生活条件,楊瑞清充满了感激和满足感。他有一个口头禅——“蛮好”。在他看来,有饭吃蛮好,有衣穿蛮好,有房住蛮好,有书教蛮好。楊瑞清刚到五里村的时候,住在芦席做隔墙的半间屋里,自己所拥有的只是一床一桌一水缸,外带一只小煤炉,自己买菜做饭,每天教书育人,依然其乐无穷。他觉得当乡村教师有“四个无比”:无比自豪、无比平淡、无比珍惜、无比快乐。

  楊瑞清给自己设计了20字的个人成长要诀:躬于实践,勤于读书,善于交友,精于思考,乐于动笔。从来到行知小学的那一天,楊瑞清就开始写教育日记,在教育日记里有3個符號:△、□、○,分別代表一天所做的工作、學習摘抄和自己對鄉村教育的思考。20多年來,他寫下了150多本六、七百万字的日记。这里记录了楊瑞清作为一个乡村教师的梦想与激情、快乐与艰辛。 现在,楊瑞清改在电脑上写日记了,更新换代了。

  在楊瑞清的带领下,一支热爱农村、热爱孩子、热爱事业的师德先进群体成长起来了。阮敏、刘明祥、余庭玲、朱雅婷、陈志燕、吴平、陈道龙、聂萍等一批青年教师带着对农村孩子的爱和对理想的追求,先后来到这所小小的乡村小学。

  在楊瑞清为农村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的时候,国家也给了他许多荣誉:南京市中青年拔尖人才、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教育系统劳模、全国十杰中小学中青年教师、全国师德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國先進工作者;先后参加教育部师德报告团、全国总工会劳模报告团赴全国巡回演讲;《光明日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报道过他的事迹。对此,楊瑞清却看得很淡。他说,我还是我,一名普普通通的乡村教师。

执着是信念的指南针,是行为的永动机。楊瑞清在乡村教育的实践中,在自己的奉献道路上找到了生命的平衡点。如他所说:有人认为我失去了很多,却不知我也得到了许多。这些年,通过奉献社会,服务农村,我的自信心得到增强,能力也得到开发,价值得到了体现。      

1988年楊瑞清与在农民夜校相识相恋的爱人结婚时,五里村的乡亲们给他送了一块匾,上面写着“农村教育之家”。楊瑞清始终把这作为自己得到的最高奖赏,时刻用它来激励自己。对自己20多年的乡村教育生涯,楊瑞清无怨无悔;对未来,他则充满了希望。他曾经说,如果我在乡村教育的道路上所走的前20年是“生根”,生下理想、事業、情感的“根”,那麽後20年,我的人生目標是“生長”,長出一棵鄉村教育的參天大樹。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